Bamvor' Homepage

IPFS信仰者,坚信点对点通信的未来


Project maintained by bjzhang Hosted on GitHub Pages — Theme by mattgraham

找到自己,爱上自己

按:《无名之辈》说出了我生活中不敢说,不敢面对的东西。看过之后有很多感受,却说不出什么。今天下决心把文章,发出来,抬头看到了标题这句话,于是原有标题《幻想改变不了自己的生活》下岗了

《无名之辈》里边印象最深的是眼镜(胡广生),他之所以叫眼镜,是因为小时候打死一只眼镜蛇。影片开始眼镜靠大头(李海根)的枪去抢手机店,结果抢的是手机模型。

其实眼镜当年只是捡了一条死蛇,眼镜的发家史就是大头帮眼睛扯谎的历史。我心里也住着这样一个兄弟,他替我把话说圆,想办法得到想要的别人的评价。可是这样的评价多了,就觉得人是悬空的,反而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受了。

《少有人走的路》:

修订地图带来的痛苦,使我们倾向于选择逃避,不容许别人质疑我们的地图。

眼镜对嘉旗说,我不是不敢抢银行,我是要一步一步做大做强,把步子走得稳一些。我心里何尝不是有这样一个更大的目标,只是对人说时机还不成熟。

我猜嘉旗因为车祸全身瘫痪以后,脾气变得很暴躁。如果生活只有站着生活这一种可能性的话,不能站的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呢?可是人生地图总要修正的,此路不通就换一条路。

影片最后嘉旗被鞭炮声音震醒,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死,看到眼镜为她所画,想带她一起过每一座桥。我仿佛看到了夏家尔的这幅画: Marc-Chagall

自己生活的一些困难,别幻想通过做大事来改变。 嘉旗其实并不想死,她只是没法接受自己要在轮椅上度过一生的事实。

本文首发本人公众号《敏达生活》,欢迎关注。